论文写作规范毕业论文格式开题报告范文|MBA论文范文本科论文范文硕士论文范文博士论文范文

  • 在线提交留言
  •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论文 > 论文翻译

    “反学科”传播研究:告别“范式”想象回归探究问题——从两个优秀硕士论文的理论论争谈起

    发布时间:2020-07-28 来源:https://www.boshuolunwen123.com  作者:佚名

      TAGS标签:研究生论文  免费论文  论文下载  写作辅导  论文写作  论文致谢  参考文献  开题报告  职称论文  毕业论文  论文模板  论文范文

    叙事也是论文题目吗?也许正是因为“叙事”这一流行而形象的隐喻,记者发表的两篇基于民族志的关于微信号的优秀本科生论文才引发了众多学术研究者的讨论。(可扫描代码读取)?一些学术研究者质疑这两种“叙事”只是“讲故事”,不符合传播学的“理论规范”。在这方面,长期从事民族志研究的作者和学术研究者指出,这两篇论文至少不是叙事性的,而是有问题、有领域、有结论的。然而,其他一些进行定性研究的学术研究者含蓄地回应说,民族志可能只是偶尔进行,越来越多的传播学论文应该回归“主流”和“范式”(而不是主流的“理论规范”)。

    这次讨论有两个关键词:第一个“理论规范”和第二个“范式”;此外,还有一个扩展的概念“主流范式”。在讨论中,学术研究者没有提到这些不同概念之间的对比。虽然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差异很突出,但在某些情况下很容易混淆。如果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差异得不到澄清,就会满足“理论规范”的需要,成为“探究范式”乃至“主流范式”的需要,从而导致对年轻一代学生的误解。此外,如果像民族志这样的定性研究方法不能称之为“主流”,即完全的传播,那么以思辨为特征的传播哲学也将面临同样的挑战。如果是这样的话,传播学科将很容易陷入画如监狱的境地。

    因此,笔者希望通过厘清“理论规范”和“范式”两个概念的差异来论证传播学研究的“反学科”特征,并分析传播学研究进步的完整动力不是追随“范式”,而是告别“范式”想象,回归探究。

    “理论规范”的关键要素:理论过去和问题理解在研究什么是理论规范之前,我们需要提到另一个概念,“理论过去”。1994年,蒋银尖锐地指出:“在古代文学研究的专业范围内,有一个我们很少提及的关键概念,那就是理论过去。”?这种情况也存在于目前的专业交流调查范围内。

    当然,在许多学术研究者的努力下,国内传播学史的研究取得了许多成果,但遗憾的是,这些成果似乎并没有完全融入到实际问题的研究中。正如蒋银所说:“熟悉这个专业范围的理论历史,阅读高级专业人员的文献和经典文献,不仅可以了解提出和处理好的问题,还可以了解提出和处理好的方法和途径。”?无论我们是想继承过去,交流过去,甚至突破过去,我们总是需要学术研究者熟悉理论的过去,并确定要探索的问题。就过去对理论的尊重而言,目前对他人成果的尊重,在实践中是拒绝重复引用文献等理论不端行为,并在引用注释层面上确保完整性。早在1994年前后,理论界就展开了一场关于“理论标准化”的大讨论,以示对过去的尊重和对理论不端行为的反对。?就过去的理论而言,它的意图是确定探究问题,并试图发挥新知识的作用。运用新知识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一个伟大的发现往往是基于无数未知而乏味的探索。不可预测的是,一项调查是否能发挥新知识的作用,尤其是它是否能发挥新知识的作用;然而,调查需要对问题有所了解,并尝试将新知识发挥作用。

    因此,理论规范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使用特定的探究方法,也不意味着我们必须遵循特定的写作格式模板。其关键在于对理论过去和问题的理解。有了对过去理论的尊重和对问题的理解,我们可以在探究方法的层面上谈论理论规范。衡量一种探究方法是否符合规范的最普遍的标准是它能否回答探究问题。这种探究方式本身是兼收并蓄的,尤其是在传播学专业的范围内。正如伦纳德所说:“定性方法是探索文学中最广泛使用的方法。在历史专业,使用了许多历史方法。在心理学探究中,实验方法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传播学学术研究者总是需要使用所有这些方法来回答关于传播学专业范围的问题。”?然而,在当前的通信领域中,“理论规范”一词越来越多地不是针对查询方法,而是针对查询技术,例如是否使用了最新的定性编码软件,是否使用了回归分析,以及是否可以绘制一幅美丽的社会关系网络地图。探究技术的确非常重要,但有必要从整体探究的角度来评价其适宜性。

    回到这两篇优秀的硕士论文,应该说它们都遵循一般的理论规范。《母亲的故事》抓住了“自我”的理论概念,其问题在于如何建构自我;另一方面,《少年扎西的媒介之旅》沿袭了以往的媒介和社会调查理论,对问题的理解也落在了传播学先前的命题上,如媒介与族群、媒介与人的社会化、媒介与人的进步等。当然,正如许多学术研究者所说,这两篇论文还不成熟。其不成熟的表现是问题认知仍停留在“认知”层面,未能聚焦于一个非常具体的探究问题。他们未能在学术层面上阅读和挖掘越来越多的内容,也缺乏抽象出惊人的理论概念。但这些并不影响它们的理论标准化和杰出表现。“范式”只是“理论过去”的一部分。如果理论规范要求探究具有继承性、问题和方法,那么“范式”要求探究具有特定的继承性、特定的问题和特定的方法。“范式”一词是由创始人库恩提出的,但在许多理论应用中,它被赋予了多种含义,而“范式”之前的定语也在不断增长,如“探究范式”、“分析范式”、“学术范式”等。

    我们总是需要回到特定的历史语境来重新理解“范式”的概念。事实上,库恩提出的“范式”概念恰恰符合理论规范的基本原则。库恩从过去的理论出发,清晰地探索问题,并试图创新知识。作为一名科学哲学家,库恩之前的问题是“科学是如何进步的?”正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并与休谟、波普尔等科学哲学家所拥有的答案进行对话,库恩提出了“范式”这一概念作为分析的手段。国内许多论文在谈及库恩时,往往会说“按照库恩的意思,范式是指……”但现实是“他从来没有给范式一个明确的含义。”“与此同时,随着思想的深入,在概念外延和意义上与范式相似的主题矩阵、分类学和词典被提出来取代词范式。”?在后来的理论研究中,“范式”的含义逐渐被理解为“主体矩阵”的含义,成为理论传播中确立的一个特定概念。学术研究者认为,“范式”一般包括一个理论体的共同经验和经验、意义观、概念、符号和演示模板。

    国内一些传播学学术研究者指出,“范式”的表层结构是学术和方法,深层结构是意义概念和理论人格。?但是,如果没有具体的探究问题来嫁接,意义的概念就永远是意义的概念,这不能指导完整的探究,也不会充分发挥学术和方法的作用。

    我们总是需要重新定义“范式”的角色——即发现问题并启发它们。在库恩看来,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和牛顿的《原理》都可以说是一种范式的开拓性著作,这是因为它们“在一定时期内为后世的实践者秘密地设定了一个合理的问题和方法,以探索其专业范围”,并且“给一些改革后的实践者留下了需要无限期处理的各种问题。”?在库恩看来,社会科学仍应处于“前学科”时期,因为“在社会科学的各个部分,完全获得这样的“范式”也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一方面,库恩的断言可能表明他与社会科学的分离,也表明“范式”本身作为一个学术概念的解释力是有限的。

    但是,既然我们在社会科学的范围内使用这个概念,我们就应该把握它的启蒙价值。“范式”的重要作用在于发现问题并给予启发。它在过去可以被理解为理论的一部分,但它只是一部分。一个学科可能包括多种范式,一个范式也可能使用创新的组合来获得多学科的活力。库恩本人认为:“早在史前时代,数学和天文学就有了第一个坚实的范式,也有像生物化学这样的专业领域,是由成熟学科的分化和重组而建立起来的。”?

    因此,遵循理论规范意味着尊重理论过去,而不是某种范式。

    “反学科”:在社会科学专业中,多“范式”的传播理论常被用来谈论“范式”,但越来越多地被用来谈论各种“学说”。就传播而言,“实证主义”是被最广泛使用和批评的“范式”。施拉姆和四位创始人,由于对“范式”的讨论,也遭受了从“神话”到几乎一半的“妖魔化”的逆转。“实证主义”并不是传播科学的唯一范式,这一范式在传播理论史的探索中被反复阐明。批判学派、芝加哥学派、伯明翰学派等的成就。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不断涌入学术研究者的视野。类似于两个优秀硕士论文的民族志研究的所谓“讲故事”方法,正是芝加哥学派和伯明翰学派的主流研究方法。即使在今天的美国,交流探究也不是“效果探究”的世界。在每年的国际学术交流大会的传播哲学子论坛和新闻子论坛中,可以找到多样化的探究文本。除了定量的《通讯杂志》,还有越来越多的期刊和通讯季刊有着无限的“范式”。在国内,基础丰富多样的学术研究者在传播哲学探究、文化探究等专业领域进行了许多创新。

    不幸的是,所有这些似乎都没能阻止传播学对“主流范式”的向往和想象。即使是传播学思想史上的研究者也希望有一种排他性的“主流范式”来取代结构功能主义的地位。但事实上,传播真的需要所谓的“主流范式”吗?

    让我们回到施拉姆,它已经被翻译,反思和建设了几次。在他的基础作品《传播学导论》中,施拉姆雄心勃勃地把内心的窃窃私语、会议中的上传与释放、大众传媒中的喧嚣、传播学探索领域中的课堂内外的误解与沟通,甚至连发起人的打结笔记都遗漏了。施拉姆自己定义的“交往”概念是跨学科交流的结果,承载着语言学、心理学、政治学、哲学、教育学等多元理论。被施拉姆所理解,这是不可避免的与复杂范式的影响相混合。例如,在意义层面,施拉姆深受结构功能主义的影响,但他也对社会控制传播中的权力保持警惕。在探索问题的层面上,他推荐了拉斯韦尔的观点,但也把麦克卢汉的理论置于重要位置。即使我们肯定施拉姆是传播学的创始人,但他所奠定的传播学基础是开放的、多元的,具有“反学科”的特征。“纪律”一词在西班牙语中有许多复杂的含义。纪律是指纪律和纪律。进入一个学科并从事研究工作意味着接受其学科的严格纪律。纪律和纪律是为了更好的探索而发明的,但事实上,高度的纪律和纪律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在研究文化探究的反学科特征时,周闲指出:“僵化而严密的学科和学科体系具有复杂的功能,不仅有科学探究的规范、范式、材料和体系,还可能抑制学术工作者的自由研究和原创性。”不管是否面临“纪律挑战”,沟通已经是一门学科。然而,从理论的多样性、探究问题的开放性和探究方法的多样性来看,交际探究和文化探究都具有“反学科”的特征——“不分学科界限,超越各种学科和界限的局限”。?

    在这里,“反纪律”并不意味着反对传播作为一门学科的地位,而是要澄清不同的过去、范式和传播问题的根源。

    一些学术研究者担心传播学面临“碎片化”,因为它的研究专业范围很复杂。但事实上,探索专业范围的“碎片化”并不一定是件坏事。专业范围的多元化探索可以激发以往对传播学理论的多面性评价,进而帮助未来的一代探索者告别简单范式的局限,在日益广阔的视野中确定探索问题,发挥新知识的作用。传播学作为一门年轻的学科,总是需要突破“范式”,尤其是“主流范式”的想象,与不断拓展的理论联系起来。

    告别“范式”想象,回归探究。这里的问题指的是调查,可能是学术或实践;它可以是宏观的、中观的或微观的;它可能是专业的或跨学科的。问题是探究的开始,是过去理论的开始,是各种“范式”的开始。正是在对问题的探索和探索中,“范式”逐渐确立并不断启发新的问题。因此,具有“反学科”特征的传播,继承过去的多元理论,吸收多元范式,总是需要告别“范式”的想象,尤其是“主流范式”。只有理解“范式”,从问题中继承“范式”,才能促进知识创新和理论对话。在过去的科学中,“问题”的概念有两种含义。第一层基本原则是问题,相应的概念越来越接近中国理论体系中的“研究项目”。它非常宏大,能够孕育出原创的基本原理概念和基本原理学术,也是范式发起者回答的“问题”。例如,先进性、资本主义等等。

    什么构成了基本原理研究项目,从基本原理问题中可以推导出什么是问题。与之相对应的概念是研究者在日常理论活动中经常提到的“具体问题”。它来源于中观和微观层面的基本原理概念和基本原理学术。它可以结合新的现实变化提出新的视角,并可能引发学术界对基本原则概念和基本原则的重新思考。例如,传播效果问题,甚至日益具体的“公共服务广告中威胁性诉求信息的传播效果”等问题。

    转眼间,中国的传播学研究将从“站起来”走向“不令人困惑”。在过去的十年里,传播学的研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传播学在“立年”所面临的危机今天依然存在。正如潘中当在2018年提出的:“经过30年的努力,我们的专业范围对人类知识体系有什么启示价值?软件项目探索了哪些社会现实问题?有没有能丰富本科生和硕士生学科课程的问答题或论文?”?交流的时代和现在中国第一次接受交流软件项目教育的年轻人的时代完全一样。

    无论是作为学科本身,还是作为学科的研究者,他们从最早的幼儿开始就进入了理性反思的时间层面。在这个时间层面上,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并且有了与世界对话的渠道和能力。因此,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的不是继续范式的想象,而是发挥新知识的作用。

    在这种渴望的召唤下,我们需要回到探究问题本身,回到我们想与之联系的理论过去,回到施拉姆和罗杰斯,回到帕克和杜威,回到越来越陌生的海德格尔和康德,回到我们认为离我们很远的陈寅恪、吕思勉和费孝通...只有了解他们试图解决的研究项目和具体问题,我们才能在知识创新的道路上保持理论探索的初衷。

    评论:

    ?这两篇优秀的硕士论文分别是《母亲的故事:下岗女工的社会交往与自我建构》(云南大学蒋毅城教授)和《一个年轻的扎西的媒体之旅》(南京大学曾群宗教授)。关于学术研究者对这两篇论文的相关讨论,请参见2016年8月18日出版的《理论与生活的相遇:叙事》获省优秀论文解释奖、8月19日出版的《获奖论文的讨论》和8月22日出版的《理论创新缺乏规范性》。8月25日《郭建斌:对硕士论文《一个年轻的扎西的媒体之旅》的看法——兼论理论测量的理论化》,8月30日《优秀硕士论文作者也有话要说:我是一个旨在压制话语权的母亲》,优秀硕士论文作者也有话要说。

    ??蒋银:《论过去、道德、规范与理论探究体系》,《文学遗产》,1994年第4期。详见邓正来主编的《中国理论标准化著作选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20年版

    评论:

    ?[英]约翰·伦纳德:《交际探究方法导论》,第2页,李本干等译。,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美]克内尔:《从“猜想”到“范式”,黄亚萍译,《世界科学》,第5期,1981年

    ?郑航生、李霞:论库恩的“范式”——科学哲学与社会学交叉的视角,《广东社会科学》,2014年第2期

    ?胡一清:论传播学研究范式的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兼论近30年来中国传播学研究的得失,《新闻与传播学研究》,2017年第4期

    ???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第9、14和13页,金吾伦和胡新河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

    ??周闲:“文学与学术研究的创新”,《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

    ?《周闲:文化表征与文化探索》,第39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

    ?胡一清:“重塑传播研究范式:为什么和为什么”,《高级传播学》,2016年第1期

    ?潘中当:《反思、思考和探索现实问题》,新闻大学,2018年第2期

    原文地址:https://www.boshuolunwen123.com/lxs_lunwen/lunwenfanyi/30329.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关于论文翻译方面的范文,您可以到留学生论文频道查找。

    在线咨询】【写作辅导】【论文检测】【论文改重】【论文翻译

    会员投稿】【范文模板】【开题报告】【资料下载】【提交留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论文写作指导
    论文在线咨询
    京ICP备18055229号